胡歌和雷佳音新片正面PK!它们竟是同一类电影?

        时间:2019.12.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 柯诺


        1905电影网讯 “听我的,买它!”

         

        《南方车站的聚会》《吹哨人》的主演胡歌雷佳音此前分别到网红直播间做客,宣传电影加卖票。


        雷佳音和汤唯携《吹哨人》与网友直播互动

         

        在“口红一哥”李佳琦的卖力吆喝下,《南方车站的聚会》在网上卖出了高达25.5万张的电影票。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网上卖票


        这两部新片除了都走直播带货电影票的线上路演模式,它们在创作上也“本同一家”。

         

        不必多说故事都是犯罪题材了,小电君还看到了它们之间更深层的门道。



        今年5月,《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亮相后,很多外国媒体纷纷给出好评:

         

        “这是一部充满活力、富有诗意且别具一格的中国黑色电影”;“《逃狱雪冤》《你只活一次》和《夜逃鸳鸯》这些经典黑色电影会不由地浮现在脑海”;“突然感觉中国是世界上最适宜黑色电影的地方了”…...

         

        在国内上映后,很多观众和外媒一样,在评价时也都用到了一个词——“黑色电影”。而《吹哨人》也同样隐隐约约有着“黑色电影”的味道。


         豆瓣网友评价


        到底什么是“黑色电影”?是黑白片?黑色幽默?还是整个故事非常“黑暗”?

         

        实际上,从好莱坞生根发芽的“黑色电影”正在中国内地野蛮生长,与各种不同类型相互结合,形成全新面貌。怎么说呢?小电君就为大家来好好普及一番。


        什么是“黑色电影”? 


        “黑色电影”(Film Noir)这个词是法国人在1946年发明的,法国评论者发现大概从40年代初开始,世界范围内集中产生了一批有着相似风格与模式的影片。

         

        这些电影往往改编自侦探小说,大多描绘城市里危机四伏的犯罪故事,充满阴郁、焦虑、绝望、恐怖的氛围,还有一种悲天悯人的宿命感。


        《天色破晓》《马耳他之鹰》

         

        法国人称,马塞尔·卡尔内的《天色破晓》是第一部黑色电影,好莱坞则认为《马耳他之鹰》才是他们的开山之作。

         

        但是无论如何,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劫佳人》《日落大道》《双重赔偿》《美人计》等黑色电影的涌现,成就了好莱坞电影史上一个充满活力与爆发力的黄金时代。

         

        同样在欧洲电影领域,也出现了像是《第三人》《告密者》《红圈》《通往绞刑架的电梯》等一系列黑色电影佳作。


        经典黑色电影《第三人》

         

        那么,为什么是这些电影被称作黑色电影呢?

         

        《出租车司机》的编剧保罗·施拉德就曾为大家罗列出七条黑色电影的共通点,这也是它们的常用技法:

         

        大部分场景都是按照夜景布光;

        (摄影构图)宁愿用斜线与垂直线而不用横线;

        为演员和布景提供同等的照明强度;

        构图的张力优先于演员的形体动作;

        一种几乎是弗洛伊德式的对水的依恋;

        对浪漫叙事的偏爱;

        经常使用复杂的顺时时序来加强对于无望与流逝的时间的感受。

         

        洋洋洒洒这么多,简而言之,前五条说的是视觉风格,后两条聚焦在叙事特点。


        《历劫佳人》里的镜头

         

        黑色电影首先就是一种非常强烈的、高度风格化的视觉体系。

         

        通俗点说,场景大多发生在夜晚里城市空荡荡的街道或者车站、码头等秘密会面的地点,还经常伴随着雨、雾等特殊天气。

         

        主人公常常藏匿于黑影之中,一般会用侧光加强其中一侧脸部,另一侧总是被门、窗、柱子、栏杆等物体的阴影遮住。

         

        拍摄角度经常是倾斜、不平衡的,制造一种神秘色彩,也暗指主人公的亦正亦邪和他内心的不安。


        《本命年》

         

        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之前,有为数不多的国产电影运用了这些黑色电影标志性的视觉元素,包括谢飞导演的《本命年》,张一白《好奇害死猫》宁浩《无人区》以及刁亦男《白日焰火》等。



        导演刁亦男始终坚持把西方的黑色电影移植到中国本土,虽然他目前只有4部导演作品,但黑色电影的视觉气质一部比一部浓烈。


        《白日焰火》里,东北城镇下着绵绵不绝的雨雪,街道昏暗、布光明暗对比,形成一种非常冷冽、压抑的氛围。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他集黑色电影风格之大成。

         

        据了解,电影总共有106场戏,有71场为夜戏,占据整部片子80%的比例。

         

        拍摄时正值武汉潮湿的雨季,胡歌饰演的周泽农从车站跑到狭窄的巷道,一路辗转逃亡,闪着雨的水光。



        电影也利用影子大做文章。


        镜头会拍墙壁上胡歌与桂纶镁的身体倒影。



        他们的脸上时不时就会被阴影遮蔽,忽明忽暗。



        当他们在演艺大棚时,摆放着的多面镜似乎就借鉴了黑色电影《上海小姐》


        胡歌和桂纶镁在镜子周围


        《上海小姐》 经典一幕


        如果按照这些视觉标准来看,《南方车站的聚会》真可以称作是中国内地第一部典型的黑色电影风格之作。


        不能没有“蛇蝎美人”!

         

        如果没有“蛇蝎美人”,那也不成黑色电影。

         

        黑色电影里的女主角既有美貌和智慧,又像男性那般主动、强悍。她们神秘莫测,总是把男主角迷得神魂颠倒,跟着团团转。

         

        她们会以一袭绚丽的晚礼服,从阴影中悄然出没,露出大腿;会带着枪支和烟盒,展开秘密行动。她们的容颜和枪都足以“杀人”。


        经典黑色电影《漩涡之外》

         

        简单来说,她们就是“腹黑”人设。

         

        如果大家对上世纪的黑色电影不够熟悉,那《碟中谍5》丽贝卡·弗格森的这一幕你肯定见过,这也是一部充满黑色电影复古气质的影片。


        《碟中谍5》

         

        黑色电影中的女性通常是一场阴谋的核心。

         

        她们只关心自己,会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去获取金钱和利益,但往往要为此付出死亡或屈服的代价。

         

        男主人公大多是硬汉侦探或警察的形象,他们会有一些强迫症,在“蛇蝎美人”的诱惑下,深深陷入一桩解不开的案件,为一件事情死磕到底,直到最后可能都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人街》

         

        电影学者詹·达米科曾经总结概括出黑色电影里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关系和情节发展:

         

        “一名男子不论是由于命定的要因巧遇而行动,还是由于他受雇于人专门应付一女子,他们的生活经验使他们充满血性又时感痛苦。邂逅了这具有同样的人生观的并非天真无邪的女子,他从性的方面被她吸引,从而难逃厄运...”

         

        这么看,《南方车站的聚会》和《吹哨人》不就是这样的剧情模式吗?

         

        男女主角的人设和命运走向也全都符合以上提及的黑色电影叙事套路,简直如出一辙。



        周泽农野性沧桑,沉默寡言的侠客气质就像从梅尔维尔的黑色电影里变身后走来。他在片中命定的要因或终极目的就只有一个——在逃难的同时,把一笔赏金留给妻子。

         

        但在这过程中,他与桂纶镁饰演的“陪泳女”刘爱爱结识,刘爱爱既是他的帮手,吸引着他,又“背叛”了他,令他走入穷途末路。



        “蛇蝎美人”也经常是黑色电影里男性调查者的目标,成为破案的关键。廖凡与桂纶镁在片中的关系就是如此。



        《吹哨人》中,雷佳音饰演的马珂,本来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人生赢家,遇上了前任女友汤唯,就开始昏头转向、倒大霉。



        汤唯把他从澳洲带到非洲,不仅害他遭遇杀手追杀,还要面临妻离子散的境地。


        即便迷茫到不知案件真相,雷佳音还是像“大傻小子”般执着地跟随她亡命走天涯。



        途中,汤唯又为了自己的一笔保命钱狠心出卖雷佳音,“蛇蝎美人”身上的那种“自私自利”展露无遗。

         

        虽然《吹哨人》不像《南方车站的聚会》,在画面造型上没有任何黑色电影的影子,但整体的人物塑造方式和情节模式是完全照着黑色电影的模板在写。



        胡歌和雷佳音扮演的这两个男主人公也有共通之处,他们都有着黑色电影里男性角色道德含糊,却有正义感的一面。



        周泽农是盗窃团伙的小头目,马珂是出轨前任的“渣男”,但最后,他们都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英雄”:

         

        周泽农为了妻子后半生的幸福竭尽全力,为爱付出;马珂勇敢举报海外公司的贸易阴谋和堕落腐败,成为拯救一座城市的无名英雄。

         

        “黑色电影”正在内地野蛮生长

         

        黑色电影集中诞生于二战和冷战时期,那是美国梦分崩离析,社会充满不安全感的年代。

         

        之后,从《唐人街》《冰血暴》《七宗罪》《老无所依》《鸟人》等新黑色电影的出现,则赋予了更多新内涵和新风格,但本质上还是万变不离其宗。


        霓虹灯色彩

         

        当黑色电影从西方世界来到中国本土,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从《白日焰火》到《南方车站的聚会》,特别是后者,出现了大量只有中国独有的街景、广场、牌坊、摩托车....城市夜晚的霓虹灯与中国城乡边缘的特殊景观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独具美感的异托邦世界,充满魅力。



        传统黑色电影往往带有“厌女”立场,对“蛇蝎美人”的形象刻画非常单板、符号化,但在《南方车站》和《吹哨人》里,桂纶镁和汤唯都有着非典型的黑色电影女性形象。



        桂纶镁晒黑肤色,满脸雀斑,身体完全呈现出一种干瘪无力的状态。


        汤唯的造型整体朴素、干练,在银幕上大多时候都算不上性感,只有与雷佳音第一次重逢与第一次逃难的时候,显现出了几分艳丽。

         

        除了外形,这些女性角色也更加明亮,有温度。她们都在片尾逆转完成自我救赎。



        黑色电影的视觉与叙事元素也正在逐渐与国产类型片相互融合,创造新的形态。

         

        《南方车站》里,胡歌的人设和动作场面设计有武侠片的路线,《吹哨人》更宏大的叙事主题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主流旋律。


        《疯狂的石头》

         

        宁浩的“疯狂”系列把黑色质感引入本土幽默喜剧,也更加关注底层小人物;管虎《杀生》《斗牛》用荒诞寓言表达黑色主题;曹保平《烈日灼心》《追凶者也》在社会现实的语境里,打造黑色悬疑的精神气质。


        《烈日灼心》 


        刁亦男说,“一直以来我都对黑色电影所凸显的人性多变很感兴趣”。他认为,黑色电影能让导演保持对社会和人性的思考,而中国的发展,也为黑色电影的创作提供天然的土壤。

         

        运用黑色电影的模式,可以拍出既有看点又有作者表达的作品,这一类型也正在为国内艺术片拓宽发展空间。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白日焰火》当年获得过亿票房,打破文艺片院线票房惨淡的魔咒,成为当时票房最高的文艺片。娄烨借助黑色电影+群星演员阵容的方式,接连拍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和《兰心大剧院》,走入大众视野。


        《兰心大剧院》

         

        随着国内观众审美更加多元化,整体市场和电影产业更加成熟,黑色电影也为新导演走向商业主流提供发挥的舞台。



        《心迷宫》《暴烈无声》《暴雪将至》《地球最后的夜晚》等比比皆是。其中,《地球》的故事就是套了侦探与“蛇蝎美人”相爱的类型框架,毕赣也形容这就是一个浪漫的“黑色童话”。


        无论本片结果如何,正因为黑色电影的故事天生具备商业属性,加上后期“一吻跨年”营销宣传的助力,它才能在当时快速发酵,直接吸引到普罗大众走入影院。


        《地球最后的夜晚》

         

        黑色电影激发电影的想象力,创造无限的可能性。它既类型,又艺术;既商业,又作者;既主流,又独立,可以打通电影创作的“任督二脉”。

         

        也正如《南方车站的聚会》制片人沈暘所做的观察和判断:黑色电影可能是中国电影未来几年的风向,不仅仅是行业生态的原因,也是因为这种类型的电影恰好是作者表达与市场之间的有效桥梁。

        柯诺